首页 > 税收文化 > 文学

我想你是一棵树

黄海英

无来由地,梦到了初中的班主任,一位王姓老者,黝黑的肤色,雪白的头发,眼睛闪着智慧的光芒,我站在他面前,老师问我,好着没?我回答,好着呢!老师刚要张嘴说话,梦戛然而止。然后,思绪却被拉得长长的。

与其他职业不同,教师面对的是灵魂!一句话或许就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!幸运的是,在我的人生路上,每一个阶段都遇到了好老师,虽然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见面,但他们一直住在我心里。

杨清英老师,是我的第一位老师,梳着两个麻花辫儿,素白的脸,总带着笑容。每天放学,没有学会生字的同学会被留下来,她在宿舍一边做饭一边督促大家写生字,一帮小朋友蹲在她宿舍周围,手里拿着小树枝,低着头在土地上练生字,画面美丽而生动。

我对于文字的热爱就源于杨老师,她经常会在语文课上读我的作文,原本那些并不怎么优美的文字,通过她声情并茂的朗读,连我自己都会被感动,心中的那一丝丝骄傲,激励着我努力向上。

初中的班主任就是我梦中出现的王老师,他教政治,一星期没几节课,但他依然坚持每天陪伴着我们,从早自习开始到晚上九点半晚自习结束。生病也坚持着,怕影响我们学习,咳嗽的时候憋着,实在忍不住了,才走出教室,到院子里猛咳一阵。年少时,觉得老师太过严厉,现在想来却泪眼朦胧,那严厉的背后是想让我们成才的期待。

高中班上农村娃娃多,背着干粮来上学的农村同学,有时候挨不到周末回家就“弹尽粮绝”了,班主任景爱明老师时不时地会接济他们,或钱,或粮,或衣裳,却从来没有在大家面前说起。若干年后高中同学聚会,喝醉了酒,总有老同学噙着眼泪说起那曾经偷偷塞在手里的几块钱,几张粮票和一件衣裳。

高考成绩不理想,我不想上税校,准备报名去复读,被初中班主任和高中班主任堵在教室旁的那一排白杨树下,“威逼利诱”。

“娃娃,还是上税校去,中国的经济越发展,税务越重要!”

“复读是个未知数,万一明年还不如今年呢?”

…………

人生中,我第一次向现实低头了,收藏起漫山打石头的地质梦想,收拾行囊上税校。

税校的班主任刘建萍老师,是一位刚毕业不久的姑娘,瘦弱的身材,齐耳短发,戴着眼镜。初来乍到的学生,很多都是第一次出门,兴奋、想家、不适应。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的老师,却要扮演父母的角色,谈话、关心、安慰,想尽各种办法疏解我们的情绪。至今仍然记得,那一年中秋节,操场上那场篝火晚会,我们和老师一起吃月饼、一起唱歌、一起跳舞,一起听隔壁班帅气的男孩弹唱那首《恋曲1990》。

班里的一位同学生了一场大病,需要住院治疗,医院距离学校很远,先是老师一个人在那条路上往返,后来几乎全班同学都加入进来,轮流陪护、送饭,就像一个大家庭。

税校的操场边有一棵长了很多年的泡桐树,每年春天,紫色花朵开满了树,张开的树冠像一把巨大的伞,同学们在树下乘凉、吃饭、闲聊,夏夜还有同学抱着吉他弹奏,那一切都成为我最温暖的回忆。

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”这两句话,常常会用来比喻老师,我却感觉未免太萧瑟,我想你是一棵树,一季季地开了花结了果,花飘落了,种子播撒了,不知去处,只有树永远站在原地,增了岁月,添了年轮。但每年的春天,它仍旧抖擞着精神,重整旗鼓,用尽毕生的力量,开出最美丽的花!

(作者单位:国家税务总局定西市税务局)

编辑:张瑜

财税新闻

更多 >>

要论要言

更多 >>

新媒体

更多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