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登陆
炊 烟
2018-05-11       来源:中国税务报       作者:熊全荣       字号:  

  骑行是我每天的必修课。

  以往都是环城骑行,在这个初夏的周末起了个早,骑着自行车去乡间小路转了一圈。

  黎明是安静的,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鸡啼狗吠声,但依然能听到车轮与地面“沙沙”的摩擦声。打开手机音乐,听着邓丽君的歌曲《又见炊烟》,想起小时候的一幕:母亲在灶前,一边吹火,一边递着有些潮湿的柴火,灶里头生起火后,又赶紧掀起锅盖搅拌锅里头,炊烟熏得她眼睛都睁不开,但她也顾不上擦拭,因为锅里正熬着我们全家人的粥。

  多久没看过炊烟了?好多个年头了。

  它是淳朴乡村生活的见证,多年来不绝如缕地飘荡在我的脑海里。离开家乡,炊烟、茅舍、镰刀和锄头见得少了,远离了原汁原味的乡村生活。间或随朋友去吃土菜,到了城市边缘的土菜馆,那所谓的土菜吃起来,还是少了童年的味道。

  我那一缕缕乡愁般的炊烟在哪儿呢?

  炊烟是乡村风景单纯底色上一抹永恒的点缀、一缕灵动的色彩。在喧嚣的城市,一个人在鸽笼式的房屋里住得久了,总会对乡村的炊烟平添一份怀念与向往。

  乡村的早晨总是来得特别早。曙色初开,那弯新月还隐约可见,甚至还残留着几朵彩棉似的流云,男人就“吱呀”打开柴扉,扛上农具走向田野,开始一天的劳作。女人则忙着收拾厨房,燃起了第一缕炊烟。于是,乡村开始热闹起来,鸡鸣、狗吠、牛哞、鸟语……夹杂着花香,渗透着草味,一切都从睡梦中醒来了。那淡蓝色的炊烟,或出于竹篱茅舍,或隐于密林深坳,缭绕升腾,肆意分割着乡村那方清新的天空,直到与淡淡的雾气融为一体,只等红日朗照才把这一切变成虚无。

  晌午的阳光特别强烈,炊烟常常被冲淡,看不分明。只有那些湿柴因为难烧着而窜出滚滚浓烟,在湛蓝的天宇下轮廓分明。这种炊烟虽与城市锅炉冒出的浓烟有几分相似,但在周遭山峦与阔野的映衬下,倒也显得和谐。

  黄昏的炊烟富有诗意的情调。“渡头余落日,墟里上孤烟。”王维笔下的炊烟是怎样一种境界啊!当落日残照染红了屋顶和烟囱,倦鸟开始归林,村落里就升起袅袅炊烟。田间干活的村民、山上或河畔放牧的儿童,只需瞥一眼那在暮色中飘荡的炊烟,就知道该归家了。

  最具神韵的应该是雨天的炊烟。梅雨季节,烟雨如约叩打着乡村的瓦屋与窗扉,在闪亮的万千瓦瓣上激起淡淡水烟气,远望氤氲一派朦胧。这时炊烟也会赶趟儿似的来凑热闹,把自己的那份淡蓝或乳白揉进去,渲染成一幅乡村水墨画,让人浮想联翩。

  炊烟,对城里少不更事的孩童而言,是一种纯真的向往;对从乡村走出的游子,则是乡愁物化的寄托。如今,许多乡村都用上煤炭、液化气和沼气,柴草只供不时之需,真正意义上的炊烟正一步步远离乡村。也许有一天,我们只能从纸上寻觅这一乡村特有的风景,任凭它成为记忆里一抹浓得化不开的故乡情结,在流金岁月里怀想。

  我常常和妻子谈到乡村,谈到挂在树桠间生锈了的镰刀和锄头,谈到炊烟。她总是开玩笑地说我:一个已知天命的老男人的矫情乡愁。

  请听听时间的脚步声,咱们往一旁闪闪身,给时间让个道吧。在这周末的清晨,我的炊烟,她如期归来!我仿佛看见年轻的母亲坐在灶前烧火,她湿润的嘴唇上挂着一抹隐约的、乡村的微笑。想到这些,我清晰地看见了原汁原味的乡村炊烟,柴火有些湿,那烟熏得我眼眶湿润。


(责任编辑:梁健玲)
延伸阅读:
在线评论:点击查看
用户名: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匿名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,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(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)。

中国税务报社主办   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务院新闻办批复 京ICP备 10047476号-4

客户服务电话:010-61930138 传真:010-61930190  新闻热线:010-61930073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1930136
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1号楼7-8层